冰激凌流泪

我仿似跟你热恋过

也青自行车座

下面一段请自行脑补狭窄空间,譬如飞机上的厕所,夜间航班更好。

诸葛青将脸埋在我颈窝,发梢扫过带起的痒意从皮肤直钻到心里。我顺着他衬衫下摆摸进去,手掌从侧腰滑到肚脐,又向下去解皮带。他的呼吸声与我心跳声混作一处,搅得我思绪变成一团乱麻。我指尖发颤,试了好几次才解开皮带扣,他伏在我耳边用气音低笑,说老王你技术好差,该不会是个处男吧。我没接茬,扳过他的脸,将之后的调笑与喘息尽数堵回那张可恨的嘴里。

————————————

没什么关系的另一段。

在岸边的时候,诸葛青还跟我抱怨,老王你上哪儿找来这么艘破木船。如今我俩在不算宽敞的船舱里滚作一团,最初泛舟湖心共赏月色的目的和衣服一起被抛到身后。船身摇晃,带来一种不真实的恍惚感,仿佛我们正驶离人间。
我吻他吻得急,他几乎要撞到船壁上。我连忙牺牲一只手给诸葛同志做人肉缓冲垫,他倒没受影响,好像早料到我会伸手,舌尖熟门熟路撬开我牙关,舔过一颗颗牙齿,像是巡视领地。
船头挂的那盏灯笼在风雨里飘摇,昏暗的光隔着水汽,朦朦胧胧看不真切,勉强照亮诸葛青的脸。他罕见地没有在笑,皱着眉,表情说不上是痛苦还是舒服。

老青内心:老王你技术好烂

评论 ( 5 )
热度 ( 32 )

© 冰激凌流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