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怀之

为每人、动几秒心。

我们仍未知道那天江澄差点挂科的理由

·学生设定

·根本没有文笔。我也不知道我在写啥,偶尔的自我满足。看不出cp,无差

·我好想亲江澄

 

 

魏无羡的双手止不住地颤抖,头也一阵阵的发晕,连带眼前的景象都跟着天旋地转。

不对、不该是这样的,师姐、师姐、师姐她怎么会……究竟是哪一步……

他仿佛在一瞬间失了全身的力气,双眼无神地垂下头,口中似乎在低声念着什么。他从怀中摸出两样形状奇怪的东西,虽然四周光线很暗,还是能看出那两样东西本是一体。在不完整的情况下,上面的怨气就已经强得瘆人,若是合二为一,谁也不敢拍着胸脯说自己能压制住这件诡异的东西。就在他两手逐渐靠近,将要把它们拼在一起之时——

 

“魏婴,别睡了,起来考试。”

魏婴打了个激灵坐起来,脑子里仍是一片混沌。刚刚那个梦太过真实,他大半的意识还沉浸其中,鼻腔间充斥令人作呕的血腥味。他抬手摸一把脸,是汗。然后眼前突然出现一张面巾纸。他抬起头,就看到江澄臭着一张脸,两条好看的眉毛也拧在一起,说出口的话里满是嫌弃。

“你这是做什么梦了,流鼻血还出了一身汗?赶紧擦擦,一会还有周测。”

他这才注意到自己的鼻血已经把笔记洇湿了一小块。怪不得刚刚闻到血味,还做那种梦……他在心里嘟囔两句,接了江澄递过来的纸巾堵住鼻孔,笑嘻嘻的把凳子往江澄那边挪了挪:“又流鼻血又出汗,你猜我做什么梦了?”

“谁管你做什么梦。”江澄懒得理他,翻了个白眼收拾好自己的东西等着学委发卷。魏婴知道他的脾气,也不生气,撑着脸歪头盯着他看。江澄的侧脸尤其好看,垂下眼睑看题时比平时少了几分戾气。夕阳的余晖从窗户透进来,打在他眼角眉梢,将原本带有几分刻薄的容貌镀上了一层柔和的暖色。江澄注意到他的视线,甩过去一个冷嗖嗖的眼刀。言下之意是看什么看,老实做你的题。魏婴也回他一个眼神:我啥也没干啊。特单纯特无辜,平时没少用这招撩小姑娘。江澄知道越搭理他他就越来劲,索性低下头,专心在草纸上写写画画。

不一会,突然飞过来一个小纸团。想都不用想,肯定是魏婴扔的。江澄在心里冷笑一声,把那团纸撕成碎片丢进了垃圾袋。

紧接着又有了第二个、第三个……魏婴扔多少,他就撕多少。最后突然消停了整整一分钟,江澄有点诧异,扭头去看他——然后一个大号的纸团就砸在了脸上。

江澄气得在那张纸上写了几个大字:魏无羡你无不无聊?闲得没事干就回家去别来烦我!他写得铁画银钩力透纸背,每个字都像一团燃烧着的怒火。魏婴就笑,回他说这是你字写最好看最有气势的一次。他怕他再不说正事江澄真能吃了他,赶紧在下面又填了一行:我橡皮掉在你桌子下面了,您大人有大量,就帮我捡一下嘛。

江澄是一万个不想帮他忙的。但不帮这个忙,魏婴肯定还有更烦人的招在后面等着。他只得恶狠狠地剜了他一眼,低下头去找那块该死的橡皮。却不料魏婴也跟着钻到桌子下面。江澄憋不住了,用口型问了一句你有完没完?魏婴笑了一下,说没完。江澄刚要骂人,魏婴却突然凑到他跟前。有什么软的、温热的东西贴上了他的嘴唇,而后一触即离。江澄眨了眨眼睛,大脑有点当机,露出了难得一见的迷茫神色。魏婴笑得像只偷了腥的猫,趁着江澄还回过劲来冲他发火,捻开攥在手心的纸条给他看。

 

 

 

 

 

 

“昨天偷吃你排骨的人是我。”

评论(3)
热度(114)

© 清风怀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