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怀之

为每人、动几秒心。

多得他#1

织安jsnxndbhqjamd哐哐撞大墙

陈坎三:

给艾特不上的深深老师的点文


娱乐juan啪,可以看成是旧了支线,假装会写完




安老师:It’s Sakaguchi, bitch.


织老师:爸哪真好玩!




-


更早几年的时候坂口就已经把艳星做得相当出名。他们这一行不成文的规矩很多,要人前风光背地里总得有点不干不净,许多人的脏事耻于摆上台面清算,但坂口不是。只身夜访知名导演森鸥外下榻酒店的消息曝光第二天,他大大方方踏进黑之时代的片场。组里最大的一个咖是当红小生太宰,相貌出众,眸光流转起来山河若倾,跟他握手时故意笑笑:昨晚过得不错。坂口推推眼镜,脸色不卑不亢,也笑:都是托您的福。


他第一镜就拍裸戏,和五六个面目模糊的男群演上床,布景昏暗简陋,不铺床单的木板表面霉迹斑斑。副导提前截住他,问是否需要清场,坂口慢吞吞地解着领带,说就不麻烦了。于是果然没有清场便上了。他在镜头内外、众目前后,穿或不穿衣服,样子几乎不起变化,一副公事公办的神情,反而风流摇曳;唯独要自己托住大腿往上抬开的有一秒,他脖子侧面的皮肤后知后觉似地红了那么一下。这一红与他此前的从容很不相符,理所当然被当成表演看待,太宰为此大呼叹服,一条过完甚至从主角的御座软椅上蹦下来,夸张地领掌。


那场戏显然是森鸥外特地安排来敲山震虎,在场跟着鼓掌的难免各怀各的叵测,连坂口赤身裸体地从摄像机前离开都没人想起应该给他披件衣服。结果是场下一男二的武替脱了自个儿外套拎上去,动作很礼貌,没一点儿沾荤揩腥的意思,还顾及场子里冷气足,问他要不要喝点热水。坂口不客气地说要,埋着脸套进他风衣里,太大了,衬得整个人小又单薄。热水很快端来了,没有说小心烫,但递的时候,那人是把杯沿留给他捏。


坂口这才掀起眼皮,将人好好打量一遍,说是打量,其实也很敷衍,过后不久就忘了大半。当真回忆,可能也就对那头红发记得还算鲜明。用来开始一个故事,足够了。后来他委身接下一部不很像样的电视剧,对外当然说是面向国内受众的转型,进了组跟谁狭路重逢,也大可归为偶然。那人刚从武替混上一个半大不小的配角,见他不及异国他乡遇嫡亲,但到底有些熟悉的庆幸,得空过来闲聊:黑时最后一场拍的时候我不在,上映以后看电影,觉得你在墓碑前哭得真好。


戏里面那一段哭的正是男二。坂口被化妆师挑着下巴上阴影,半张脸不能动,笑都笑得很轻:“也算哭了半个你。”


那人一时语噎,竟不好意思了,“这种话……你又不知道我是谁。”


坂口声音温温的,说怎么不知道,你是织田,织田作。




不久剧组开放媒体探班,坂口坐临时摆的采访席最中央,各路人马无一例外拿他发难。他被群起攻之不是一时,早打得好一手化骨绵掌,什么问题都答上一点儿,再听追问时,又恰到好处地不说了。连着几个坑挖出来没人跳,一干年轻的记者朋友就有些急,不慎脱口一句“那这个演员敲定之后网上很多人说‘坂口安吾其实就是来拯救这部剧的颜值’,对此您自己怎么看呢”——问完自个儿就想掴自个儿嘴巴子。旁边貌美如花的女主角脸色黑了三个色号,坂口还游刃有余:“先谢谢大家谬赞吧,其实我的长相跟剧组其他男演员比都很普通了,就比方说我们——”


他四下张望一番,“织田作老师在吗?请他上来呗。”


正在底下某镜头带不到的角落里逗道具猫的织田作稀里糊涂地被提溜上了台。他今天戏只有两条,发型就抓得比较随意,一身穿了小两年的obey松松垮垮,往摄像头前一杵,有点显傻。下面记者比他还茫然,交头接耳询问这人来路,怎么也没想到是个刚转正的纯新。坂口把话筒递过去,换来织田作弯一弯嘴角:“你要我说什么?”眼里江江海海翻涌,困惑呀窘迫呀,都是认真的。


噎得坂口都不知道怎么办才好。“说你自己啊。”


织田作便乖乖做了个自我介绍,内容简略,不到二十秒,随即麦克风兜兜转转回到救场的导演手上。坂口离了风口浪尖,姿态轻松许多,作势向织田作问罪:你刚才在干嘛啊。他是责怪他不把握机会搞一搞自我营销,却被会错了意。“刚才吗?刚才那边有只猫。”


坂口福至心灵,居然反应过来了:“……候场玩道具?剧组大忌呀织演员。”正经场面上,玩笑不好开得太大声,所以他踮了踮脚凑在织田作耳边。后者配合地垂着头,视线朝下,看到坂口皮鞋尖折挤的皱褶,眼神就温柔起来,碰见什么小动物与他亲近的高兴。


之后探班报道发出来,几家明眼的媒体都卖了坂口安吾人情,在有限篇幅给织田作添了不重不轻的一笔。织田作因此曝光率小幅上升,微博粉丝涨了两三万,坂口趁势混入其中,发现自己早在对方的关注列表里。那会儿织田作的戏份已经拍完,与他只剩朋友圈时而一赞的交情,坂口忙于赶杀青前最后一段进度,短暂没谋划下一次见面的时机,这人反先自己送上门来:“你最近是不是很忙?”


这种套路,坂口很熟悉了,“吃个饭的空还是有的。”


话筒那头织田作的声音染上笑意,“那就吃个饭。”他不说是谢,就像不说小心烫口的那杯热水,厘厘寸寸都很熨帖坂口的气味。“可能还有我一个朋友一起,你介意吗?”




如果当时织田作告诉他那个朋友就是太宰治,他一定要说,我介意。现如今错失良机,三个人坐在同一张桌子上,其中有两人怀疑自己头顶发光。太宰资历老道,年纪比他俩却都小一茬,娃娃脸长到二十二岁,蓦然成了吃香的本钱。坂口原本专心研究酒单,一抬眼撞见人跟织田作共持一份菜牌翻得正欢,出道以来多少腥风血雨洗练的一席宠辱不惊都险些折干净了,赶快往后推推座椅起身,说你们商量着,我去看看螃蟹。


太宰不怕死地双手举高:“挑好的!我最爱吃蟹。”


坂口转头就挑了两条泥猛叫豆豉蒸了,回来施施然说,我看过了,他们家螃蟹不太新鲜。毕竟提名过A类的,演技伶俐如水,太宰也拣不出毛病,撇撇嘴,说好吧,那我们吃个蟹粉豆腐。织田作眼睛偶尔从菜色上移开一下,就对上坂口直勾勾地盯着他瞧,目光那么静,让人不相信有鬼胎在怀。


他也没想,“安吾,你爱吃什么?”


坂口被他喊得潭水动摇,用力稳住了,一只手不声不响地伸过去。织田作不明所以,接来握了握,把坂口逗得气笑了:“我是要你把菜单给我。”他清楚自己被碰的那只手腕脉搏颤抖。


饭间太宰聊许多织田作的旧事:他原不是科班出身,大学念管理,中途大病一场,就没有念完(这里坂口朝他倾了倾身,什么病?织田作在胸口宽泛地划了一圈。看来是肺。坂口想起他在片场抽烟的情景,三两天就能拆新一包,不要命了吗);后来去山边温泉疗养,顺便给报刊杂志写写文章。就是在那里他遇到那位鬼才编剧夏目漱石。一开始织田作也并不知情,只恰好在筹划一部演艺相关的小说,夏目常常告诉他一些片场上相沿成习的秘辛。他因为这个萌生了做演员的念头,漂的第一个剧组就是太宰所在的Clement。那部三集片最后成果辉煌,光是试播集就刷新了十年以来的同期收视率,让太宰治一夜成名,森鸥外春风满面——织田作当然还是默默无闻的织田作。坂口回忆剧中克莱蒙在浴缸边一丝不挂和女主角(比太宰大二十岁)接吻的镜头,酷似希区柯克执导惊魂记最著名一幕时的珍妮特利那么惊悚香艳。他心想,他们会是怎么认识的?总不能是织田作又过去给太宰倒了杯水。


主食吃一道应季滚煮的海鲜粥,临海才有这样的福气,都是当天打捞的虾蟹鱼贝,跟烧得整烂的楚稻米一锅端上,调料只放胡椒和盐。坂口对太宰其实没有自以为的那么刻薄,嘱咐了将里面提味的小白蟹都换成肉质饱满的花蟹,太宰嗑得两手指尖通红,忘记了声讨刚刚他说不新鲜的谎言。坂口喝咖啡许多年,牙齿有些坏,听到他咔崩咔崩地咬破蟹壳,怕都怕死了,哪还敢和他抢。织田作呢,就在一旁剥虾,自己一个,坂口一个,太宰一个,雨露均沾的。转过几圈,有点懵了,给坂口多放了一个。


到买过单,店家送甜点过来,太宰拿走了冰淇淋,坂口与织田作交换了一段隐秘的视线,安定地拉过剩下那份龟苓膏。他想听他俩认识之后的事,可太宰故意吊他胃口一样,并不接着说了。织田作面前空空,手里倒举着根孤苦伶仃的勺,像被欺负了。哪里有三个人的桌位只送两份甜点的。坂口毕竟坐在对面,远了些许,织田作犹豫半秒,选择捞太宰的冰淇淋吃。是豆浆口味,并不太甜,他吃得很中意,便又捞了第二次。一来二去之间,坂口把碗里的龟苓膏切成九宫格,笑得愈发动人了。


时已至此织田作才模糊记起今天请客的一点小目的:“对了,安吾你之前问过我,想不想换个事务所。我回去考虑了一下,觉得现在这个……也没有什么不好的。”


这自然是婉拒的意思。坂口微不可察地皱一皱眉,倒不再劝,“其实事务所不换也行,但经纪人是应该换的。”现在这一个,他闲来查过,太拿不出手了。他余光瞥见太宰也正点头赞同,便顺水推舟,“如果你真想混一些有价值的组,经纪人手头资源很重要,譬如你看太宰那位……”


太宰反应迅速:“我那位怎么了!”广津明明老当益壮,广津特别好。


“……我是要说,你那位就很好,人脉充足,明事理。不如你给织田作引荐一下。”


但广津不爱带闲人是众所周知的。太宰未置可否,却话锋一转,“深月小姐不可以吗?”


“深月——辻村深月就是我的经纪人。”坂口向织田作解释道,“有点傻,不过工作很负责,只要你不介意,确实也可以。”


“我没有什么好介意的……”织田作一直没接上话,总算能开口了,还无辜地眨眼睛,“只是,你为什么要帮我这么多?”


坂口心里像有个钥匙孔,受了这诘问,锁舌凛凛一弹。他尚未拿捏好恰当措辞,就预感到即将来临的祸兆,简直是在千钧一发之际低下头。下一秒果然听到太宰倏忽爆发的大笑:“织田作你个傻子,看不出来吗,安吾他在追你啊!”


织田作被唬得一愣,转头面向他,“你在追我吗?”


坂口充耳不闻,开始专心致志对付他那份备受冷落的龟苓膏,往格子的缝隙间一点一点地淋蜂蜜,确保每一块都经过糖水完美浸泡——折腾半天终于不情不愿地吃上第一口,又因为确实味道不错,没忍住动容了那么一丢丢。无言许久,他望向那边眼巴巴盯他好一会儿的两个人,心知逃不过了,只得咬着勺子含糊承认:“……对呀,我是在追你。”








TBC.

评论
热度(210)

© 清风怀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