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糖冰淇淋

我仿似跟你热恋过

【杨先】梦中人(上)

·梦境侦探设定借鉴红辣椒


 

先寇布醒过来,扯掉头上的梦境捕捉器,给自己倒了杯水,然后开始用电脑回放昨晚记录下来的梦。

 

他最近总重复梦见相同的东西:宇宙空间、狂欢、鲜血,还有隐约的清淡香气。梦境无论以何种形式开头,最终都会停在一条空无一人的走廊。走廊的尽头有个转角,他从没看到过转角之后的景象,但他意识到,他在最开始就知道那后面有什么。

 

时间到了。他不再看屏幕上那条空荡荡的走廊,关掉了电脑。

 

 

先寇布是海尼森小有名气的私人健身教练,副业是梦境侦探,大大小小的问题解决过不少。因为只接女性患者的单,所以同行给他起了个别称叫不良中年。他本人对此唯一的表示是:

 

“我还没到中年呢!”

 

但这次的患者不是美女,是个男人。这活是梦境侦探管理机构的负责人卡介伦硬塞给他的。卡介伦说这人是他学弟,多年来关系一直不错,先寇布又欠过卡介伦人情,也就只好答应下来去看看。

 

定下的见面地点是一家酒吧。先寇布进门后径直朝预订的位置走去,那里已经有一个人在了。略长的黑发,在普通人中算得上英俊的五官……和照片上一样。

 

“请问是杨威利先生吗?您好,我是华尔特·冯·先寇布。”

 

被叫到名字的男人似乎在走神,先愣了一下才露出笑容,先寇布拉开椅子坐到对面,把酒杯斟满。

 

“你好,先寇布先生……唔,我想大概情况卡介伦学长已经跟你说过了。我最近睡眠质量非常差,醒来后又完全不记得发生了什么,希望你能到我的梦里看一下具体情况。”

 

先寇布漫不经心地把酒杯凑到嘴边:“这种时候一片安眠药或许更安全有效。”

 

“我对安眠药的成分过敏,而且以前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情况,我想问题还是要去梦里找。”

 

褐发的男人挑起眉毛:“我想您应该知道,入侵梦境是很危险的,一有不慎就可能影响到精神。这么重要的事让我这个陌生人来做,您就不怕出差错吗?到那时怎么办?”

 

杨挠挠头发,表情比之前认真了一点:“那样的话,我会很困扰。”

 

这回轮到先寇布愣住了,他眯起眼睛,饶有兴味地打量面前这个气质温和的男子:“只是困扰吗?看您的样子应该有想过应对手段吧。”

 

“想倒是想过,但什么也没想出来。如果真的出了意外那也没办法了。比起清醒地睡不好觉的折磨,昏迷听上去也不太坏了。”

 

先寇布沉默了一下,用锐利的眼神盯着杨,似乎想要从他的表情里看出什么更深的东西。但他只看到温和的笑容和与之不太协调的黑眼圈。好吧,他想,这件委托是非接不可了。他端起酒杯一饮而尽,要了杨的住址和联系方式,约好第二天过去。

 

 

当晚先寇布又跌入梦中,梦里他在一场宴会上找人。一路上有许多美女向他投怀送抱,他将她们一一推开,非要找到那个人不可——但他仔细想的时候,又想不起来自己究竟要找谁。先寇布凭直觉挑了个方向拨开人群走过去,终于在一群莺莺燕燕后看到一张沙发。有个人躺在上面,用帽子盖着脸,似乎睡得正香。

 

这次要用怎样的吻叫醒他呢。

 

先寇布很自然地这样思考起来,而后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因为躺在那里的明显是位男性。等他再回过神的时候,眼前已经是熟悉的天花板了。梦的内容在坐起来时已经忘了大半,只记得最后找到的人有一头漂亮的黑发。

 

然而先寇布最近一位情人是棕发。

 

他看了眼时间,已经接近中午,他甩甩头,不再去想梦中人到底是哪一个,收拾好仪器,驱车赶往杨威利家中。

 

 

杨的住处是超乎想象的乱。先寇布同样也是单身汉,但寓所也保持着基本的整洁,因此进门之后看到的景象甚至让他升起一点帮忙收拾的冲动。不过他来这里不是做家政服务的,因此只是吹了声口哨调侃。

 

“您家中物品的摆放真是随性。”

 

“抱歉,有点乱……小心不要绊倒。”

 

杨把堵在门口的箱子往旁边踢了踢,将先寇布请进客厅。

 

“喝点什么?”

 

“咖啡就好了。”

 

先寇布的视线在房间里扫过一周,最终停在冲咖啡的杨的侧脸。窗外照进来的光线使他的轮廓看上去有点模糊,先寇布没来由地生出一股熟悉感。

 

大概这就是大众脸吧,他想。

 

先寇布没管那杯咖啡,调试好仪器,递给杨一个类似耳麦的东西。

 

“戴上这个,然后像平常一样躺下闭眼就可以了。”

 

杨一句多余的话都没问,很乖地躺下照做。。

 

“那就拜托你了,先寇布先生。”

 

 

先寇布坐在床边监控着杨的梦境。原本他以为这会让他犯困,结果杨梦中的东西远超他预料。起先的确只出现了红茶温泉、可以躺在上面午睡的云、巨大的图书馆、余额零多到数不清的退休金工资卡以及一些历史人物,但在杨威利推开一扇门之后,画面突然一转,屏幕中央出现了一束撕裂漆黑宇宙的光柱。仅是这样看也能感觉得到,那绝不是什么烘托气氛的新年灯火,而是纯粹狂暴的能量。他看到杨威利坐在桌子上,看着那束光吞噬成百上千的宇宙战舰。

 

这就是他噩梦的根源吗?先寇布抚着下巴,准备按下停止键,梦中的景象却再次改变。这次出现的是酒吧。看来他这位客人很喜欢喝酒——这一点从家中酒柜里摆放的白兰地也看得出来。先寇布笑起来,却发现梦中杨威利坐在吧台旁,似乎在和什么人说话。

 

“……贵官不去享受夜生活吗?”

 

“尤里安的年龄还不能进酒吧,所以拜托我在这里保护您的安全。我只好放弃床铺,来给阁下做一晚贴身护卫了。”

 

“那真是委屈贵官了,浪费大好时光来陪我喝酒。”

 

“怎么会呢,提督。陪您喝酒的机会可比与美女共度夜晚的机会来的珍贵。”

 

杨威利用略带醉意的眼神似笑非笑地看过去,说了一句唇语。因为光线不佳,先寇布并没有成功读出内容。他点了暂停,试图拉近去看交谈对象的脸,却总是看不清。也许杨本人也不知道他在和谁说话吧。他这样想着,终止了程序。

 

杨威利仍呼吸平稳地躺在床上睡着,黑发垂下一绺落在耳边。先寇布忽然觉得这光景似曾相识,好像今早才在梦里见过。他不由自主地伸出手,把杨的头发理好,动作很轻。他刚收回手,黑发的主人就睁开了眼睛,两人视线一瞬相接。杨醒过来的时间巧得让先寇布怀疑他刚刚在装睡,好在先寇布早就身经百战,心理素质远超常人。他收起杨递过来的记录仪,问他要不要喝水。

 

杨的语气和之前没什么两样,麻烦倒杯红茶给我吧,谢谢。



评论 ( 14 )
热度 ( 53 )

© 焦糖冰淇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