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怀之

为每人、动几秒心。

意识流


……这是什么。

什么都看不到、什么都听不到、什么都感觉不到。刚刚苏醒的意识被纯粹的虚无包围,让人有种如坠深渊的恐惧感。在绝对的静谧中,“自我”仿佛被分割成无数互相独立又息息相关的碎片,充斥着整个空间。能够无限延伸的意识代替了五感,迫切地向未知的世界伸出触角,妄图在虚无中寻出真实。

最先出现的是声音,水的声音,随之而来的是浓郁的海风气息。不可思议地,这股潮湿又闷热的风并不让我感到难过。我辨认出那是潮水涨落的声音,碧蓝的大海与灿金的沙滩在我眼前一闪而过。
海洋是生命的起源地。我安定下来,一如依偎在母亲怀中的新生儿。

美里小姐、绫波、明日香、冬治、剑介……

人们的脸与单调琐碎的日常生活走马观花式地晃过,我开始意识到自己所处的地方——这是我的世界,是由我熟悉的人们构成的、我的世界。我贪恋这一隅的光明和温暖,迟迟不愿去探查美好表象之下的暗流涌动。但好景不长,随着时间的推移,海水由蓝变红,泛起的泡沫爆裂后释放出令人作呕的血腥味,太阳早就不见踪影。我独自一人站在空旷的沙滩上,迎面而来的巨浪将我吞没。

我放任自己下沉。鲜红的海水中有不计其数的使徒,完整的,残缺的,成年的,幼体的。我经过的时候,它们便一齐转向我,发出桀桀的怪笑。

我下降的速度越来越快,几个呼吸间周围就再次重归黑暗。在这条毫无希望的道路的终点处,有个男人身着漆黑制服,向我投来不带任何感情的目光。

——那是我真正的敌人。我的父亲,碇源渡。

评论
热度(4)

© 清风怀之 | Powered by LOFTER